慈悲、爱与利他

    慈悲、爱与利他 慈悲、爱与利他主义,不仅是宗教的品质,身為人类,甚至是动物,都需要慈悲与情感,来发展并维护自我,得到生存。我们还在子宫里面,母亲的安宁就与我们息息相关。出生后的前几个礼拜,是培育的重要阶段,甚至母亲的碰触这种简单的小事,对头脑的发展都非常重要。接下来的几年,缺少了父母或他人的慈爱与情感,我们不可能生存。现在,我们长大成人,还是需要一位元能够信任的人,一位能够给予我们情感的人。当我们年老,再度强烈的依靠著他人的情感。这就是人类生活的方式。

    我们的未来依靠著年轻的一代。為了培养下一代健康的人类,当他们年幼时,提供慈悲的环境很重要。我们很容易看出被父母因各种理由忽略的孩子们,他们感到无助、没有安全感,心中永远的不安。事实上,他们的一生可以说是被毁了。在一个健康的家庭中,孩子们不断得到情感与保护,他们非常快乐,发展出自信。结果,他们的身体比较健康,生命也有价值。因此,慈悲与爱是极為重要的。

快乐来自慈悲与爱

    生命的目的是什麼?我相信,人生的终极目标是满足、喜悦与快乐。快乐来自一颗善心、慈悲与爱。如果我们拥有这种心态,即使被仇恨所环绕,将不会受到太大的干扰。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缺少慈悲心,意念中充满的忿怒与仇恨,不论情况如何,都得不到平安。缺少了慈悲心,我们觉得不安全,最后,感到恐惧与没有自信。然后,甚至是一件小事,都会使我们的内心世界失去稳定。但是,如果我们很宁静,即使面对一个严重的问题,都会知道如何应付它。

    為了充分运用人类的才智,我们需要宁静,如果我们因忿怒而失去了自己的稳定,将很难好好利用才智。如果我们不稳定,被负面意念所影响,将误用自己的才智。观察过去几千年的人类歷史,尤其这一个世纪,我们看见因仇恨、忿怒与怀疑等负面情绪引起大毁灭的人类悲剧。我们同时看见出自如慈悲等美好心境的许多人类歷史的正面发展。

    现代的经济情况,国家必须互相依靠,即使敌对的国家也要在经济及运用世界能源方面合作。因此,不论是世界现象或家庭情况,人类都需要和谐与合作。真正的合作不是出于强势,而是相互的尊重。一种利他的态度是最重要的因素。

    如果一个人具有对人类的责任感,他自然会照顾环境,包括减缓工业发展与人口增长。如果我们思想狭窄,只管自己所处的环境,将不能创造一个积极的未来。

    过去,因我们的行动疏忽所造成的影响,还不是那麼严重。但是,今日的科学与技术,使我们能够製造出更大的利益,或是灾害。核子武器的威胁,以及採伐森林、污染、臭氧层涸竭等对环境所造成的伤害,使人十分不安。我们都知道悲剧发生的危险,但是,其他人几乎没有注意到这些改变(比如失去土壤表层等自然资源)这种情形是非常危险的,当外界开始影响我们时,已经太晚了。

    因此,从各方面看来,真正的合作与责任感,根据的是慈悲与利他主义,我们不但必须尊重人类,还要尊重、照顾,并且不干扰其他生命与环境。每一种有关个人、家庭、国家与国际团体的福利的工作,它的解答都在于一颗利他的心。

慈悲、爱与宽恕并不奢侈,它们是生存的基础

    当我环游世界,遇见各行各业的人士,我发现今日有许多人真正关心这些事情,并且同意我所表达的看法。根本问题是,我们如何发展并保持慈悲心。如果你有宗教信仰,这是非常有帮助的。但你如果没有信仰,也能生活的十分快乐。慈悲、爱与宽恕并不奢侈,它们是生存的基础。

    每当我谈到慈悲与爱的重要性,人们就问有什麼方法培养它。这不容易。我不认為有一套特别的方法,使你能够立刻培养出这些品质。你不能只按一下钮,然后等待它的出现。我知道许多人对杰仁波切有这种期望,但是,说真的,我能够贡献的只有自己的经验。如果你在其中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希望你採用它。如果你没有发现什麼有趣的东西,我不介意你的离去。

    我们一定要开始注意自己每日的经验,并且阅读邻居们的故事,来瞭解忿怒的后果,以及爱与慈悲的正面结果,有更深入的瞭解。一旦我们信服了慈悲的利益与怒恨的坏处,明白了怒恨永远带来心中的不快乐,那麼,我们将更加致力于减少忿怒,採取更小心的态度。我们通常认為忿怒能够保护自己,这是一个谎言。因此,最重要的是瞭解忿与仇恨的负面结果。依我的看法,负面情绪是完全于事无补的。

    有时,人类遭受自然的灾害,或是人為的悲剧,我们认為如果自己很忿怒,将有更多的能量与勇气来对抗它。但是,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虽然忿怒给予我们能量来行动或说话,但是,它是盲目的能量,并且很难控制。当下,我们可以能不在乎,但是,隔了几分鐘,我们将感到很后悔。当我们生气时,用了骯脏或粗重的话语,一旦说出,无法收回。然后,当我们的忿怒消失,又遇见了这个人,真是不好意思。当时,我们失去了判断力,变成半疯狂状态。

艰困的经验,帮助我们培养内在的决心

    忿怒有许多不同的层次与力量。当一个小的忿怒将要升起,它很容易控制。但是,如果一个更强烈的、更有力量的忿怒来临,我们必须尝试不同的方法来应对它。一旦我们能看见负面心境是不好的,唯独看见这一点,就能减低忿怒的力量。

    我来自西藏的东北方,从那个地区来的人,通常都有点情急。因此,如果我生气了,可以用它做為藉口。我十五岁或是二十岁时,脾气十分急,但是,经过佛法的修练,以及艰难的经验,我能够改进自己的心境,得到稳定。艰困的经验对修心养性非常好,它帮助我们培养一种内在的决心。

    今天,我与二十或三十年前的自己比较,心境是稳定太多了。当然,我有时还是会被激恼,但它很快就消失了,几乎从来不会盛怒。因此,我经验到更多的快乐与喜悦。当最坏的消息来临时,我感到几分鐘的不舒服,然后,就不觉得有太大的骚扰了。透过修练,我们能够改变、改善自己。修练的结果,我的心境保持得相当平静,通常处于放鬆的情绪中,健康情形也很好,从来不用安眠药,胃口也没有问题。个人的经验,使我相信由于忿怒的减少,将会比较快乐与健康,你将更常微笑与大笑得更多,拥有更多的朋友。

    才智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之一,它能够预估事情的长期与短期功效。但是,我们的情绪强烈波动时,它不能适当的运作。当我们对事情以忿怒来反应,这种态度很难有效。如果我们不忿怒,就能够分析情况,研究是否需要有力的对策,如是,我们能够不带恶意的採取行动。如果我们有一种纯正的宇宙责任意识,也会关怀其他人的长远利益。有了这种觉悟,我们瞭解不忿怒的对策是比较正确与有效。忿怒的唯一用处是它带来的能量,但是,我们也能从其他来源得到能量,不必伤害自己与他人。

心灵平静,喜乐自然会升起

    我们认為直接或间接伤害自己的人是“敌人”,我们不喜欢敌人,这就是敌人的定义。我们一般视敌人来自外界,比如一个破坏我们财產的团体或个人,他伤害我们的朋友,甚至夺取我们的生命。但是,如果我们经验到更多的悲哀,朋友使我们陷入麻烦,身体给我们更多的痛苦。即使这些事情应该是快乐的来源,我们却不能肯定。可以说,它们是快乐来源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却不是百分之百。

    另一方面,心灵的平静或安宁,是快乐的重要来源。如果你的心灵宁静,喜乐绝对会升起。不论面临多麼强大的外在敌人,都不能直接打击我们的心灵的平静,因為平静是没有形相的。这种至极的快乐或喜悦的来源,只有我们自己的忿怒能够把它毁灭。因此,真正的敌人,真正破坏喜乐的人,就是忿怒。

    依循著这个方向思索,就是一种实验或是科学的研察。当科学家研究物质,如果发现有用的东西,他们就培养它,如果发现有害的东西,他们就避免它。心灵也是如此。有许多不同的心灵,不同的思想,不同的心境,每一种都直接影响我们的快乐。当我们研究自己不同的心境,便能够培养併发展出正面、有益的东西,避免并消除那些负面、破坏的东西。外在物质与内在心灵的基本不同点在于,前者需要巨大的实验室、复杂的任务,与庞大的预算。

    很少有会笑的动物,人类最美丽的特徵之一就是笑容

    内在世界里,你只要观察什麼是有益的念头,什麼是有害的念头,维持并发展自己喜欢的念头,不停的努力下去。过了一段时间,你的心境将变得更加平衡,发现自己更快乐、稳定。这是一种心灵的瑜伽,它非常有价值,又极為简单。

    很少有会笑的动物,人类最美丽的特徵之一就是笑容。最近,我去海洋世界参访,看到很聪明的动物,有些与人类相近,但它们都不会笑。笑容分成两类,真心的笑与假笑。如果我们的笑容是真诚的,出乎慈悲或是利他的心境,它将给予我们安慰。

    每天早晨醒来,我们对自己说:“怀抱著利他的态度。”如果我们拥有这种态度,许多好事将会来临。但是,如果我们带著忿怒、仇恨或嫉妒醒来,这些负面的情绪,将迫使我们过著怀疑又不舒服的一天。如果我们根据自己的经验,以及邻居告诉我们有关他的日常生活,真诚的研究与分析这些事情,我们将逐渐获得稳定。然后,当负面情绪快要升起以前,我们将有能力注意到它。

    我自己做这些修练,知道它们是有帮助的。我试著以真诚对待每个人,甚至是对我不太好的。如果我发展出一些恶意、忿怒或仇恨,输者将是谁呢?我将失去自己的快乐、睡眠与胃口。但是,我的恶意一点也伤害不对我不好的人。如果我很激动,身体情况会变弱,也不能把快乐带给一些我能够使他们快乐的人。

    有些人可能会批评我,但是,我还是保持喜悦。如果我希望有效率的為自己与正义努力,最好不要带著忿怒或恶意。如果我们平静,怀抱著真诚的动机,可以好好做个三十或四十年的事情。我有信心,因為我坚定信仰不诉诸暴力,这份信仰根据的是纯正的兄弟姊妹情谊。如今,我已经看见一些正面的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