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和医生的工作,是及其珍贵的。两者在人们的精神领域和日常的生活中都占据著重要的地位。每个人,都有生理和心理的感受、诉求;幸福也好,痛苦也罢,总之,都欲望离苦得乐。消除生理痛苦,达到健康的目的,就需要用医学的手段。而要消除心理的痛苦、保持平和的心境、重振生活的信念,就要用佛法去做超越和修持。

在医生来看来,医院肯定不是人们享受,游逛的去处。人们去医院,是因为受病痛的折磨,才抱着苦恼之心来诊治的。这个时候,医生就要用关爱和悲悯之心,去抚慰他们;专心听病人的讲述、感受病人遭际的痛苦,然后做深入细致地检查和诊断。对待病人,决不应闭目塞听、傲慢无礼、漫不经心、言语奚落......;如果,持有这种态度的话,那的确令人感到悲伤和失望。

如果,医生对病人区别对待:富人和权贵就受到礼遇和重视;而平民百姓,就得到怠慢和敷衍。这样的话,就没有公正可言,更不符合佛教的“众生平等”原则。看着钱来做事,那么人生的价值就丢失殆尽了。

医生在给病人诊断的时,不要以为是职责所在就勉为其难,而是要发自内心的慈悲和利他之心对待病人,这是关键。医生的医术再好,可是没有一份爱心的话,是很难让病人得到满足的。现代医学,在经过人体解剖和高科枝发展,已日趋走向完备,这样,很容易把人当做机器一样去诊治,忍略了人的生命特质。如果,逐步演化到诊治病人如修理机器一样的势态,那就失去了起码的道德意义。

虽然,现代医学科枝高度发达,但作为医生来讲,不仅要凭籍医术的高超,而且也要对病人付诸关爱、慈悲和体贴。这种健全的治疗,也自然会对病人的身心,带来轻松娱悦的满足。相反,如果医生医术再好,却没有慈悲心和关爱心;那么,病人就会对医生丧失信任,从心里上对诊治产生疑惑和担忧。

利他心和关爱心是用肉眼看不出的,只有用心去体会。重要的是,在于它显现了人生的价值所在,奠定了人们快乐的基础。怀著这颗心,就算离世的话,也会心满意足、气定神闲了。在有生之年,这种逸乐之情也是从那里援引。如果,缺乏这份情致,即便享受著精美的饭食、舒适的住所,纵有高官名爵、声誉地位,也永远得不到真正的安适和幸福。

有时,一些医生漠视众多的垂危病人:不是袖手旁观,就是籍此乘人之危,捞取个人的名利。这种恶劣的行径著实令人痛心。

以上我所谈到的,是需要政府部门的相关人士、以及医务工作者,做出认真的思考和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