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钻研,行医济世

   所谓的藏医学,不仅是我们民族的重要文化,还具备了造福众生的能力。不管怎样,行医济世是理所当然的事,也是扩大利他事业的一种方式;从佛教的观点来分析也是一种宽宏大量之事。

研 究性的工作至关重要,我想你们也能做到,也没什么做不到的,在原有的基础上改善新的知识。从古至今,我们西藏人在继承原始习俗的基础上开拓创新。藏医学或 是传统习俗都不需要在短暂的时间内改变,通过研究和讨论等学术的方式肯定会有相应的硕果。藏医学虽说是药师佛传法的,又说是从显宗和论著中流传下来,只有 聪明才学的君子才能领悟到它的奥妙之境界。不管怎样,这是一种符合科学,凡夫俗子通过的详细的考察、钻研、积累经验,那么肯定从中觉悟和发掘新的知识。比 如说:当今世上,人们对医学通过科学的考察和研究来发掘了新的思路,对于藏医学也是这样,是德才兼备的先人,靠非凡的洞察力和过人的思维能力,主编了渊博 的医学著作。

全 力以赴做研究工作是一件好事,也有机会跟其他学科之间筑成联系。若各个都保持了独来独往的习俗,那么彼此间不会产生什么关系 。首先,在如何联系方面打好基础,根基打好了,自然会有说话和讨论的机会,彼此间也沟通了。这样,对方而言,从藏医学中吮吸新的思想,我们也从对方那里吸 取新的知识。比如:藏医不仅跟印度的阿育吠陀有一些联系,还有对汉族的传统医学也有关系。现今,双方之间作研究工作或研讨的机会逐渐变好,因此,多做一些 研究性的工作会有更大的帮助。

与此同时,你们各自所作的研究成果不能独自享用,为了帮助更多人,你们要撰写论文是很重要的,也非常有益。你们当中一两人发表了作品,值得敬佩。我呼吁大家,首先,语句是否通顺、流利和规范上,不要做严格的考虑,只要内容丰富,在此基础上出版各种版本,这样不仅有帮助,还能改善许多。

学习知识不只是为了个人的衣食问题,而是尽力结合佛学的慈悲之怀,做利益众生 的事业,这是一个特殊的方法,又是一种途经。 在利他的途径上孜孜不倦的学习知识,学习成绩也会与日俱增,不管三门(身、语、意)上实行任何事情,只要忠心耿耿,就会对积德和积福很有帮助。

藏 医经典理论与佛教是独树一帜的,我常说它们各有千秋。佛教就是佛教,比如:给水加咒而言,与佛教有关。藏医学不是这样,有不同的元素,各个元素有不同的功 能。两门学科的区别来自于这些。对药加持和诵咒等提高药效的祭祀方式跟佛教有关以外,其他的都符合科学观点。依藏医草药为根据,各种各样的药物功效,都不 是由加持的福力所获得,而是草药本身具备的性能。药性是通过药物互相混合而得,不知是否有元素,我不太清楚,但我们讲的就是,药物本身所具备的功能来医治 疾病。

所谓的藏医,对很多人而言,是一种有上师的福力和诵咒等富含各种法力的药丸。虽然这与实际恰恰相反,但是作为佛教徒,我们在佛法的基础上实践医学 是一件很好的事。 我们各自的思想行为顺从佛法的启示,行为上蕴藉着佛教的行为思想。这样我们所布施的药物对别人有益,对个人而言也是一种行佛之事,也可以称为有声有色的利他事业。

众 人所知,某医生的医术再高明,可是没有一份关爱之心,开的药方无效;或某医生医术不是很好,可是心底善良,开的药方功效很大。也不知是否事实,但作为医 生,要全心全意地为那些无依无靠的病人服务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到医院里的每位患者,不是因为幸福快乐,而在痛苦无奈的情况下来医院,所以你们必须要善待他 们。刚才的报告中,你们写的很齐全,将舍己为人的精神说的津津有味,也不知事实是否这样,但舍己为人方面,竭尽全力是良好的榜样。

将自己做的每一件事,要成为利他和佛法之事。必须从初级开始,需要锻炼良好的思想行为是很重要的。比如说;我教个医学,拿个薪水,想敷衍了事是不行的。没有完全掌控医学知识,举起藏人的名誉去国外,也许他们没有考虑到后果究竟是怎样。但做这种好高骛远之事会颠倒是非的。

学习了知识,且没有真实理解、完全掌控,以及没有丰富的经验而去国外,若是能做到合格规范的事那就好了。可是,这也行不通,那也做不好是一件很悲惨的事,不仅对西藏的文化没有什么益处,反而起了负面的作用,也不能实行到底,对自己更没有好处了。

医学知识学好了,也要把学习一样的尽力全心全意,投入到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一点一滴地累积更多的经验。 虽然大部分理论在书本上已讲述,但要理论和实践相结。在此基础上学到的知识是问心无愧的,到世界各地都能发挥真实才干,与知识界人士共肩同行 。这样不仅能得到其他国家的邀请,而且参加医学研讨会交换彼此的思想观念,还会在其他领域中发挥很强的作用。就此,我们必须要把藏医,学的很扎实,那么更多的良机自然会有的。

出家男女们,特别适应做布施的医疗工作。为了众生的幸福,你们有这般勇气,值得赞赏。在工作的岗位上,你们不要虚有其表,因果会有报应的,要对待起良心,是非常重要的。

1998323日,尊者在门孜康纪念建校活动时的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