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历算院百年庆典活动

      2016年3月23日,在达兰萨拉大乘法苑举行了藏医历算院成立100周年的庆典活动。在这殊腾吉祥的典礼上尊者应邀莅临庆典场合,还有应邀参与庆典活动的嘉宾有印度喜玛偕尔邦的政府官员、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为首的内阁成员和公务员、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和所有议员、政府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以及达然萨拉和来从世界各国的五千多人参与。 

      百年庆祝活动主持人索南央卓女士概括性地简述百年庆典活动的内容:今年是第五世达赖喇嘛成立药王山医学利众院的320周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成立拉萨藏医历算院的100周年、第十四世达拉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重建藏医历算院的55周年。 

首先,参与庆典活动主要嘉宾及人们唱起西藏和印度的国歌;其次念诵宇妥·元丹贡布的祈愿文,以此同时恭敬供奉吉祥米饭和酥油茶;再次由藏医历算院的教师和学生们为纪念藏医历算院建院百周年共同献歌表演。 

      藏医历算院院长才让扎西用藏英两语介绍藏医历算院时提到:建立藏医历算院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继承和发扬具有高原民族特色的藏医药和历算学,并通过博大精深的藏医历算来为广大人民的健康事业做贡献。我们真诚地感谢御医叶西东丹为主的所有医生、工作人员、工人、退休人员及学生,为我院在面临坎坷艰辛时助一臂之力,依赖大家任劳任怨及奋不顾身的精神,使藏医药的价值逐渐推向国际平台。 

      药王山利众院被中共的侵略变成废墟,虽然拉萨藏医历算院没受到太大的糟蹋,可是藏医历算院的医生和工作人员关进大牢,受中共监狱痛苦和虐待。御医丹增曲扎和洛桑旺杰忍受多年的牢狱之苦最终释放,并流亡到印度后在藏医历算院工作多年等的状况。以及更详细地提到了藏医历算院与喜马拉雅山脉区域的查谟、克什米尔、喜马偕尔邦、阿鲁纳恰尔邦和锡金等地的医疗合作项目比以前有所进展及扩大。 

      另外还提到:赤松德赞时期在桑耶寺举办了第一届国际性的藏医药研讨会,来自西藏、印度、中原和大食等国的医生参与研讨会,宇妥·元丹贡布吮吸其他医学的精髓撰写了藏医的医学宝典《四部医典》。 

最后,院长用十四世达赖喇的教诲:“虽然我们流亡他乡,但是需要身心的健康,犹如全人类需要身心的健康一样。总之,身心的健康必须依赖医学和佛学的协助才能获得圆满。”总结演说。 

      喜马偕尔邦林业部部长塔库尔•辛格•巴莫里(Thakur Singh Bharmouri)演讲时提到:在尊者达赖喇嘛长远的思想中藏医历算院取得了辉煌的功绩,对此深感敬佩,并加以说明藏医历算院建立促进了藏医药的发展和宣传等事业。他还强调:藏医药与其他传统医学团体之间要保持联系、互相协助是很重要的,以及讲述了喜马拉雅山区生长着很多种草药。并开导大家如何有利地应用该地区的草药等。 

      喜马偕尔邦阿育药部长卡然·辛格(Karan Singh)演讲时提到:今天,他本人很荣幸有机会坐在尊者身旁,作为阿育药系的部长,我对藏医历算院的工作趋势和历经的硕果表示赞赏及祝贺。自从2010年,Sowa Rigpa(藏医学)获得印度政府法律上的认可。我代表政府及我本人,将来为藏医药在印度和世界各地的发展和宣传事业上会尽心尽力的。 

      喜马偕尔邦议会议员拉维•塔库尔(Ravi Thakur)对庆典活动致词祝贺,以及羡慕和赞赏藏医历算院是提到:藏医历算院不仅为西藏难民社区提供了医疗服务,而且对印度人民的健康,贫困的患者提供医疗服务,还特殊招收喜马拉雅山区的居民学习藏医药培养很多医生。 

其次,尊者达赖喇嘛对喜马偕尔邦的政府官员、俄罗斯会议的代理人、以及藏医历算院建院起孜孜不倦工作的御医叶西东丹为主的医生、唑台实践继承人嘉央扎西医生等人颁发奖品。 

尊者达赖喇嘛给予的教导

      今天,在此应邀参与的各位贵宾、西藏行政中央的公务员及相关人士、藏医历算院的教师、工作人员、学生、以及流亡多年的同胞聚集在这里。今天,是前世达赖喇嘛建立藏医历算院的百年庆典活动,还有院长提到了纪念五世达赖喇嘛建立药王山利众院320周年的庆祝。 

      尊者达赖喇嘛提到:在艰辛坎坷的流亡生涯中,我们大家怀着真诚的心意实事求是做事,也没有违背因果规律下,一切为公专心一致克服种种困难取得了相应的硕果,其中一项便是医学。1959-1960年,那些前来关注藏人们的外国团体与个人,都是同情藏人,基于道德来提供帮助的。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关注藏人们的团体和个人大都是受到西藏独特的语言和宗教的魅力。 

      尊者达赖喇嘛阐述了西藏文化中的大五明:即因明、声明、医方明、内明及工巧明,其中因明涵盖了用逻辑辩证来研究学习一切事物的方法,而且如今因明学典籍保存最完整的便是藏文的译本。谈到内明的博大精深,尊者同样指出,如今毫无损伤地继承那烂陀佛法的也是藏传佛教的寺院,也强调提醒了佛教虽深植于藏人心中,但绝大多数藏人信徒并不是通过学习和了解经典内容后升起的信仰。因此真正延续佛法的方式,就是学习和钻研渊博的佛教。 

      尊者达赖喇嘛向仪式现场的藏人们表示:刚刚在主办单位准备的文宣中看到藏医药学大师玉妥•云丹贡布的祈请文,上面讲到若祈祷宇妥·元丹贡布大概一周左右便会有天大的福力。可我不信,别说玉妥•云丹贡布,就算对着佛陀祈祷数月、数年,如果自己不去努力,那么就不会有成效。自认为龙树弟子的我,也是竭尽全力去学习他的著作,努力改变内心,而不是整天向他祈祷。尊者再一次呼吁藏人们不要只重视加持灌顶,一定要努力去学习宝贵的佛教经论。 

      对于藏医药方面尊者指出:在藏王赤松德赞时期,就曾从中国、印度、波斯等国邀请医师在西藏举办了国际性的医学研讨会。你们要对比一下,八世纪的西藏与今天流亡社区的条件,所以藏医药人士更要加倍地努力。在21世纪,我们的藏医师们就不能凡事都引述《四部医典》中的内容来解释,而是通过科技来证实医典中记录的到底与实际情况相不相符;藏医的药效到底是否像医典中所讲的那样有效。藏医将水银通过唑台炮制的技术变为无毒,用药治病得到科学检测的认可。 
       达赖喇嘛尊者告诫藏人时提到:如果不思进取,整天摆出一幅冠冕堂皇的样子,那么今后一定会出问题的。如今流亡社区中,的确出现了个别落后与衰弱的情况。佛法方面如此,藏医药方面亦然。虽然取得了不少相应的成绩,但是一些较偏远的藏人社区中病人的人数仍然很多。这表明了流亡社区中对疾病预防方面作得不够,这是卫生部工作失误的结果,藏医历算院也在这方面有失宜的状态。我们在这边摆出冠冕堂皇的样子,但是那些贫穷、困苦的同胞却无依无靠,这样绝对不可以。因此,我们不要外强中干,而是应该拿出实际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