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心协力,共创辉煌事业

今天,我很高兴为主要嘉宾喜马偕尔邦卫生部长薛日库尔•辛格•塔库(Shri Kaul Singh Thakur),特别嘉宾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藏人行政中央卫生部部长才让旺久,以及在座的各位印度朋友、藏族同胞、媒体人员、我院的工作人员、退休人员、学生和工人们问好,也欢迎您们应邀出席。

我们热烈庆祝藏医历算院成立54周年的庆典活动。这不仅代表着我院慈善事业对人类健康事业的无私奉献,而且促进了我院对民族事业的信念与日俱增,以及更有把握助她一臂之力实现目标。蓦然回首,在这即将短暂而漫长的岁月中,我院任劳任怨的工作人员不计一切齐心协力面临种种困难铺平了坎坷的道路,开创了今日辉煌的功绩。因此,我利用这难得的机遇,特意为我院拥有的140位医生、15名历算家、294位工作人员和93位工人,以及在座的学生们表示深深的感谢,也很荣幸我在藏医历算院的历史上依院长的身份做第六次演讲。

藏医历算学校是一所很重要的部门。为了学校的管理变得更加的完善,我们特意对105名学生提供了优越的教学设施。学生组织和各项活动的顺利进行,标志着学生们准确地了解到行政管理和学校是如何关注藏医历算院,以及怎样为他们的光明前途付出代价的。不久的将来,在座的学生们用自己学到的医学或历算知识为社会做出有意义的贡献,特此表示感谢。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二十七岁时流亡印度,于1961年3月23日重建藏医历算院并启示:“虽然现在藏医历算院规模小,经济和人才等各方面会遇到重重困难,但不久的三四十年后,藏医会独创一格的。” 我院起初是由尊者的御医叶西东丹担任教师,招收南杰寺的四位和尚所办理的门诊开始发展的。

藏医历算院的行政管理是九人组成的领事会掌控。领事会主席是藏人行政中央卫生部部长,副主席是藏人行政中央卫生部秘书长,常务秘书长是藏医历算院院长,会员是藏人行政中央宗教、内政和教育部的秘书长,德勒医院院长,西藏图书馆主任和藏医历算院的主任医生组成。本院设立的各专业组织协助着院长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医药和历算学会。该学会由主任医生为首的十个委员组成,医学和历算的各种项目都要通过该委员会的讨论和审核,是藏医历算院专业人士的学术或思想的宝库。

为了藏医历算院行政管理的完善,将各个部门概括在行政管理和文化部门两种。行政管理的所有部门以及印度和尼泊尔各地区分布的55个门诊的最终目标也是协助文化部门。文化部包括:藏医历算学校、制药厂、天文历算科、药材研究科、临床研究科、藏药研究与制品厂、藏医药研究和出版社、质量检测科、中文科,身体、心灵与生命研究科等。

我院的医疗服务方面,对年迈65岁以上的藏族老人、各地方官员认可的贫穷或无经济来源者、境内新来的朝圣者、出家人、学生和藏人行政中央的公务人员等进行药费打五折和免费的服务工作。还在各门诊主任的决定下,对需要帮助的异族贫困者也做免费的医疗服务。今年,我院对病人的免费医疗费用达1900万卢比,其中包括,尊者达赖喇嘛在各地区弘法时设立的特别医疗服务。比如:至今主任医生在新德里担任尊者达赖喇嘛弘法有关的医疗工作。

今年,我院对藏人行政中央宗教、教育、卫生和民众基金会等的经济上捐款860万卢比。按登记册的记录有70%的病人是印度人,约40万左右,其中大多数居住在城市。这敦促了藏医历算院的利生事业,还标志着未来有更多的发展机会。位于城市的大部分门诊都是由个别印度的好施者和对藏医药熟悉的人赞助设立。这些门诊对年迈的老人和贫困者无法做免费的医疗服务,也不能顺从团体的第二个目标。

不久前,孟买的一所与卫生有关的基督教会支持我们的事业,并在孟买市中心提供一幢楼房的第三层大厅,大厅的面积4500平方米约藏医历算院大厅的两倍。我们策划在大厅内建设医疗设施兼备的诊断室4所、治疗中心、展览馆、学术交流活动的会堂,以及其他项目所需的房间。

藏人行政中央政府呼吁各团体和全体藏人将2014年称为感恩圣尊达赖喇嘛的恩德年。按照政府的呼吁,藏医历算院中央和地区的各门诊为恩德年开展了各项活动。为了让广大群众详细的了解恩德年,我们将会在每月出版的《门孜月刊》中发表恩德年各项活动的总结。

即将来临的2016年,是藏医历算院辉煌历史一页中最幸运殊腾的一年。因为这年是第五世达赖喇嘛成立药王山医学利众院的320周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成立拉萨藏医历算院的100周年、第十四世达拉喇嘛在印度重建藏医历算院的55周年,所以我们共同迎接各项庆祝活动。

从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起,我院在国内外展开百年庆典活动。为了筹资和支持展开大规模的百年庆典活动,呼吁藏医历算院的所有员工捐献100小时的薪水、藏医历算学校的学生在藏医历算院的制药厂或藏药研究与制品厂等某个部门中贡献100小时的无偿工作服务。劝请各位至今已收到460万卢比的赞助,此项目还在继续,也感谢大家的支援。印度和国外的大部分友好人士、支持者和病人们也已捐款。我院的外展医疗活动对筹资方面发挥着一种特殊的作用。若此项目进行的顺利,那么我们的策划都会顺理成章,也不必为没有经济支柱而踌躇不决。

 今年,我院共配制了4630万药剂,比往年增加15%。这些药剂发放到印度和尼泊尔各地区分布的55个门诊,以及提供给我院医生经常去诊断治疗的一些合并医院。时至今日,我们只能为自己提供药丸罢了。可是我们不能满足在为各门诊提供药物的基础上,还要竭尽全力对需要药物的民营医生提供藏药。随着藏医历算院制药厂的逐渐扩展我们的产品也会相续增多的。另外,我院与查谟克什米尔邦、喜马偕尔邦和锡金等政府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对他们提供着藏药服务,未来也会保持联系的。

我院配制八种不同的珍贵药品,今年配制了230万药丸,比往年增加了7.7%。它的分发也有所不同,通常按医生的指示给病人开不同的珍贵药丸,分发的剂量也不一样。每个门诊除了给病人开药,还按各门诊安排的时间卖给普通人服用。

中医、阿育吠陀和悉达等的药物中应用治炼的水银。为了检测藏药水银提炼的唑台中是否混有毒性和危害物质,我院已进行了两次研究。检测结果无法证明唑台配制的珍贵药丸和其他药丸中有危害健康的物质。为什么要提藏医水银提炼法呢?或许有一天会出现唑台禁止使用的可能性不是不发生。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压力下大约130个国家在民那马踏公约上签署了禁止使用包含水银的药物。由于中国和印度没有签署,我们还有希望能继续使用唑台。但是,现在印度已经签署了该公约并承诺六年期间不使用唑台,这样以后可能会出现大幅度的变化。

随着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对传统医学关注,具有完整理论体系的传统藏医药也脱颖而出了,时而我们感到万分的高兴。公元8世纪,第三十八代赞布赤松德赞时期,来自印度、中原、尼泊尔、蒙古、波斯和西藏等的很多医学专家集聚在桑耶寺召开了第一次具有国际性的医学研讨会。被称为医学创始人的御医宇妥元丹贡布吮吸各派的医学精华著写了经典医学作品《四部医典》。虽然这本书成为中印两个大国纠缠的焦点,事实上它的作者宇妥元丹贡布是藏族人,他不是印度人,更不是中原人。现今,《四部医典》作成为境内外藏人的必修医学课程,还有蒙古、尼泊尔、中原和印度等邻国也把它称为具有完整理论体系的传统医学教科书,所以这本书是属于整个世界的。

中国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提出了申请,并要求藏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注册成中国藏药,将在2016年予以批准。这与藏医历算院开展百年庆典活动是同一年,至此我们将该申请的反驳递给设在巴黎和新德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办公室。我们的理由是藏药不可以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定义下注册。因为藏医药也像中医和阿育吠陀一样灿烂,具有优越的利用价值。还有西医生和科学家早就承认藏医是一门具有完整理论体系的学科,同样也成为世界各国人们喜爱和关注的焦点。

从1949年起由于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和占领,西藏的宗教、文化和藏医药等表现民族特色的各种文化受到大规模的破坏。还摧毁了1696年第五世达赖喇嘛建立的药王山医学利众院,策划要摧毁1916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建立的拉萨门孜康,可是通过一位香港记者的消息传播没有受到破坏。虽然拉萨门孜康没有受到破坏,可是很多医学大师投进监狱多年。比如: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正御医丹增曲扎和副御医洛桑王杰两人监禁长达17年和12年,出狱流亡到印度后在藏医历算院里工作。中共占领藏区很久却没有认可藏医药,近年来被迫将藏医药注册成中国藏医药来进行做推广和宣传活动。

我们递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申请报告的最后写道:“如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接受并承认中国的申请,并将藏医药注册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上。那么,我们会撰写前所未有的申请、呼吁世界各地的藏医专业人员和支援西藏的各团体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办公室和中国大使馆前做抗议示威游行。”

藏人行政中央在各国设立的外交办事处,对我院的外展计划有很大的帮助。他们不顾个人的利益,尽心尽力为我们预先准备各项工作。今天,利用这美好的时刻,感谢您们对藏医历算院的支持,也希望2016年同样得到你们的支持和帮助。

我院在学术交流方面除了印度,还与国外的大学和文化团体保持良好的关系。比如:美国的威斯康星大学、埃默里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以色列的哈达萨医院和圣保罗联邦大学等。另外,不丹政府为我们提供各种草药。为了酬谢不丹,我院对他国的一位女子进行着藏医外治实践的培训课程,还承认在不丹首都廷布和两三个村庄设立放血疗法和其他外治法,并安排授课老师。

在印度,除了民营医疗集团以外还有以上讲到的查谟克什米尔、喜马偕尔邦和锡金政府与我院之间有亲密的合作关系。达拉克山会为种植高海拔的药用植物为我们分配了10英亩土地,而我院只好为他们提供医学培训和藏药。锡金卫生部长和首席秘书长接见十四世达赖喇嘛时,尊者直接与他们概述造福人类要如何进行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按照尊者的意愿锡金政府和我院为友好的合作关系共同努力着。

我很荣幸在阿鲁纳恰尔邦的首府伊塔那噶接见那里的卫生部长、首席秘书长、卫生秘书长和医疗服务主任。与他们商谈时我将把达赖喇嘛跟锡金卫生部长和首席秘书长的谈话内容讲述给他们听。虽然在场的政府人员都同意作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可是他们还需要等候部长的许可认准。因此,我恳求达赖喇嘛私人办公室在迎候部长期间要高度重视互惠互利的合作项目,这样我们尽快能得到部长的批准。

尊敬的部长,今天应邀出席您非常特殊。因为您的出席代表着法院院长和税务部长,以及政府的各个部长,所以我很高兴为您汇报我院的报告。在这景色优美的喜马偕尔邦,我院与阿育吠陀的很多团体之间保持着良好的联系,我毫不犹豫您的访问给予我们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印度藏医历算院共有55所门诊,其中10所门诊和总部设立在喜马偕尔邦,也与其他团体之间的合作项目都在这里进行。我们恳请您能在达兰萨拉或西姆拉召开合作关系的会议。我能了解政府没有很多的土地,但希望政府在土地租赁的名义下,不管面积的大小为种植高海拔的药用植物给15-20英亩的土地为期15-20年。至于该项目所需的资金由德国驻新德里大使馆愿意赞助。

我们全力以赴扩展藏医历算学校且打算每年毕业30-60个学生。至今,全部毕业生在不同的部门和各地区的门诊就业,这可能在未来的7-10年里发生变化。恳请您能废除或修改有关条例,在需要医生的医院和研究院录取我院的合格藏医生来工作。如果来自尼泊尔、不丹和孟加拉国等国的人可以根据法律规定被用作迁徙工人,那么无国籍的藏人也会包括在内的。

最后,我用十四世达赖喇的格言来结束这次的演讲。尊者言:“虽然我们流亡他乡,但是需要身心的健康,犹如全人类需要身心的健康一样。总之,身心的健康必须依赖医学和佛学的协助才能获得圆满。”

藏印繁荣昌盛!
2015年3月22日藏医历算院建院54周年纪念活动上院长才让扎西的演讲